《义勇军进行曲》中涌动的青春乐章

发布者:李家祥 赵春时发布时间:2021-03-24浏览次数:18

东大人引以为荣的松柏,总容易让人联想到烈士陵园。东大校园的苍松翠柏间,真就屹立着东北大学学生彭达烈士的半身雕像。

20世纪50年代初,学校仍在铁西校园力、公,尚未搬到今日所在的南湖校区。19526月,学校合作社出纳员于黎娟由铁西银行携公款归来,被持枪歹徒尾随抢劫。当于黎娟快到学校时,凶恶的歹徒抽出尖刀,狠狠地朝于黎娟身上刺去。于黎娟手臂中了一刀,鲜血直流,仍顽强地与歹徒搏斗。歹徒又向她肩部打了一枪,但仍未能抢走她死死抱住的钱袋子。此时,刚好路过这里的建筑学系二年级学生彭达闻声赶到,奋不顾身与歹徒展开殊死搏斗。穷凶极恶的歹徒向彭达连击两枪,两枪皆中彭达胸膛。身负重伤的彭达仍紧紧抓住歹徒不放。随后赶来的警卫人员一拥而上,将歹徒抓获,但彭达同学却壮烈牺牲。7月,彭达被追授为烈士。“彭达烈士的牺牲,是党的光荣、祖国的光荣,是我们沈阳市的光荣,是我们每一个人学习的好榜样。”为了使后人铭记他的先进事迹,东大人在新建的南湖校园里为他塑像纪念,这也是东北大学南湖校区的第一座纪念塑像。

每每站在彭达烈士的塑像前,就仿佛看到年轻的东大学子与歹徒英勇搏斗的场面,令人热血沸腾。那一刻,你能真正感知人之生死有轻如鸿毛与重如泰山之分,对英雄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彭达只是东北大学众多烈士中的一位。在东北大学的历史中,仅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为中华民族独立、自由、解放而捐躯的烈士就有60余位,如苗可秀、丛德滋、伶彦博等。他们在白山黑水间战日寇、斗土匪,为新中国的诞生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谱写了东大人爱校、爱乡、爱国、爱人类的赞歌。如今,他们的事迹已经铭刻在东北大学的校史馆中,更印刻在东大人的心里。

每年9月,大一新生都会参观校史馆。每当走到“东大英烈”展区时,看着展板上一张张同样年轻的面孔,看着烈士生前的遗物,看着中央政府颁发的00001号烈属证,参观队伍都会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驻足倾听这些年轻面孔背后的故事……

丛德滋,1933年毕业于东北大学史地专修科,曾任张学良机要秘书。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丛德滋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创办了《西北响导》《西京民报》,大力宣传抗战和党的政策。西安事变后,丛德滋任抗日联军西北军事委员会宣传委员和解放日报总编辑,积极宣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1940年,丛德滋打人国民党第八战区政治部,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为党搜集了大量的情报。19411月,丛德滋被逮捕,敌人对他使用了各种手段,威逼利诱,严刑拷打,都没能使他屈服。

19424月,丛德滋在狱中壮烈牺牲,时年32岁。犯岁,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丛德滋却用生命为共和国书写了气壮山河的篇章。与丛德滋同样气壮山河的东大学子,还有常年驰骋在林海雪原的东北义勇军。

“山吟水啸,鸟语虫声,皆视为余歌余语,余泣余诉矣。凡国有可庆之事,弟当为文告我;国有可痛可耻之事,弟亦当为文告我……”这是年仅29岁的东北大学学生、辽东抗日义勇军英雄苗可秀在被日军杀害前写给友人信中的一句话,其对国家前途命运的关切之情让人动容。

苗可秀,辽宁本溪市人,1926年考人东北大学文科中文系预科读书,1928年升人中文系本科。九一八事变后,苗可秀进人北京大学中文系借读。然而,面对日军欺辱、家园沦丧之痛,他心绪难平,日夜为抗日救国事业奔走呼号。

1932年从东北大学毕业后,苗可秀立即回到辽东三角地带,参加邓铁梅部义勇军—东北民众自卫军,并被任命为总参谋。在苗可秀的辅助下,邓铁梅带领东北民众自卫军打了许多胜仗。

为了培养与训练义勇军骨干,苗可秀又提出成立军官学校,得到邓铁梅的首肯。“东北民众自卫军军官学校”成立后,苗可秀任教育长并主持学校工作。军官学校为义勇军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其中不少人成为东北民众自卫军的领导骨干。

19342月,在苗可秀主持下,以大、中、小学生和青年教师为主体的“少年铁血军”成立,苗可秀亲任铁血军总司令。少年铁血军改变了义勇军内部组织松散、目标过大的局面,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面对连战连胜的少年铁血军,日寇不得不派重兵围剿。19356月,苗可秀不幸落人敌人魔掌,并于7月惨遭杀害,时年29岁。

苗可秀牺牲后,同为东大学子的赵同、赵伟等人于艰难之时力挽狂澜,再度掀起抗日高潮,使铁血军名声在外。19377月,为了筹措经费,扩大实力,铁血军转战华北,于昌平县成立国民抗日军,打响了华北民众抗战第一枪。其后,铁血军召开全体会议,在铁狮子坟成立国民抗日军总部,赵同任司令,郑子凤为副司令,包旭堂为参谋长,高鹏为政治部长,汪之力为秘书长。国民抗日军队伍不断壮大,成立两个月后,即发展到1500人,成为北平一带最大的一支游击队,声威远扬,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193712月,国民抗日军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迁往河北西部,多次胜利完成阻击任务,为平西的抗日斗争立下赫赫战功。当苗可秀、赵同等组织的义勇军驰骋在辽东、平西抗日战场时,宋黎、戴昊等东大学子在辽西一带也揭竿而起,举起了抗日的义旗。

19325月,宋黎、戴昊等人经过艰苦努力,终于把辽西地区分散的抗日力量组织起来,成立了“东北义勇军总指挥部”,宋黎任总指挥,戴昊等人任军事负责人。1933年,他们又组织了“中华青年抗日铁血团”,一边深人伪军开展策反工作、组织城市人民开展反日斗争,一边到农村组织部队,与敌人硬碰硬地斗争。为了打击“满洲国”,制造政治影响,“铁血团”干了两件轰轰烈烈的大事:炸南满火车站(现沈阳站)和各国驻“满洲国”使馆。“铁血团”用行动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决不会任人凌辱,中国人民在战斗!

他们的故事,早已化作《义勇军进行曲》上的一个个音符。这些年轻的生命用自己的血肉筑起了新的长城,将爱国的种子播撒在东大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