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看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学术科研-行者恒远丹心随 滋兰
学术科研
行者恒远丹心随 滋兰树蕙满庭芳——记中国科学院院士、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嗣瀛
作者:姚艾君 井元伟 编辑:李家祥 来源:东北大学 更新日期:2019-06-06 浏览次数:次 字体:


  (接上期)

   沈阳、北平、西安、绵阳,1938年,这是一所抗日大学的流亡之路;济南、洛阳、西安、宝鸡、绵阳,1943年,这是一个18岁少年的求学之路。历史总是在相遇相知中向前。

   “我对东北大学是有极深感情的。从东北工学院成立,我就在这里任教。我很骄傲,我是一名东大人。”谈到东大情缘时张嗣瀛告诉记者。

    1951年,27岁的张嗣瀛随东北工学院抚顺分院正式并入东北工学院,任机械系讲师,主要讲授理论力学。“一个教师在高等学校讲一门课,绝不应该只是停留在教材这个水平、只局限在课本里进行教学,我所讲的这门课是一门科学知识,科学在发展,在不断进步,教师必须要提高自身水平,而且要比课本高。”张嗣瀛告诉记者。

   如何提高呢? 28岁的张嗣瀛选择了从事科学研究,进一步探索力学中的运动物体稳定性问题。通过深入的自学,张嗣瀛尝试将曲线族的包络这一概念应用到控制系统稳定区域上,经过了艰苦的补习、刻苦的钻研,张嗣瀛证明了其存在性并推导出了包络表达式,这是他第一次独创性的研究,也是第一个科研成果。

   1957年,随着一批批著名科学家突破重重艰难险阻陆续从国外返回祖国,在钱学森、周培源等著名科学家的倡议和推动下,中国力学会成立了。张嗣瀛将自己的第一个研究结果写成论文,投稿力学会议并被大会接受。

   1957年2月,中国第一届力学会议在北京召开,控制系统方向,东北工学院是当之无愧的璀璨之星。“当初一般力学有五篇论文,咱们东北工学院占两篇。一篇是我的,再一篇就是谢绪恺老师的。”张嗣瀛告诉记者。会上,张嗣瀛宣读了他的第一篇论文。此时,力学学会理事长、中科院力学所所长钱学森就坐在台下认真地听着这个年轻人的讲述。论文宣读结束时,张嗣瀛突发奇想提出:“包络把稳定区域包起来以后可能这就是一个最优的。”这时,钱学森问道:“你这个最优是什么概念?什么叫最优?学术问题是非常严谨的,必须严格定义。”正是钱学森的这次发问,促使张嗣瀛对最优控制理论产生了浓厚的探索欲望。

   在长期控制学科的教学与科研实践中,张嗣瀛敏锐地发现学科建设是高校发展不变的主题:“学科建设是关键。一流学科建设重点是提高学科实力,打造学科高地,要做好规划、突出重点,使部分学科在较短时间内能够走在全国前列。”张嗣瀛瞄准国家需求与导向,及时规划学科发展与布局,为东北大学的学科发展、为中国控制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他奠定了创办了这个学科,他又培养了好多代人。张老师一直影响着控制学科发展的进程。”谈到张嗣瀛对控制学科的贡献时,东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杨光红告诉记者。

   1985年,作为中国自动化学会常务理事的张嗣瀛在北京主持筹办了国际自动控制联合会(IFAC)的“建模、决策与对策(MDG)国际学术会议”,并任国家组织委员会主席。当时在国内组织召开国际学术会议并不多见,这次国际会议在国内控制界产生了深远影响。东北工学院也派出了十几人的代表团参加了此次国际学术会议。

   会议结束后,在返程的火车上,张嗣瀛同随行的几位同事讨论起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的问题。在十多个小时的旅途讨论中,张嗣瀛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创办一本学术杂志,为国内控制界的学术同行们再开辟一个学术交流的园地。1986年,62岁的张嗣瀛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他主持创办了自动化学科领域的综合性学术刊物《控制与决策》,并亲自出任主编。这是当时国内控制界仅有的四大学术刊物之一,对国内控制领域的学术研究工作起到了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时任东北工学院自控系副主任的徐心和教授参与了《控制与决策》的筹办工作。“期刊的创办对学科对学校都是一个巨大的支撑,拓展了学术交流的平台,提升了学校知名度,扩大了学科的影响力。”徐心和回忆道。

   1986年《控制与决策》正式创刊。作为主编,张嗣瀛从一开始就要求坚持高标准严要求的稿件录取原则,向科研工作者介绍最新的研究成果。期刊一经出版,便得到了业界同行的广泛认可。经历三十余年的发展与壮大,如今,《控制与决策》传播与传承的不仅仅是学术前沿的理论成果,更是一种精神与气质。

   “张老师为我们传承了一种精神、一种规范,追求学术。我们的期刊,从来不登广告,这种严肃认真的态度以及期刊的运作模式特别严谨。”杨光红告诉记者。

   1988年秋天,张嗣瀛提出了主办一个全国性大型学术会议的想法。借鉴美国IEEE决策与控制会议的模式,依托《控制与决策》杂志,每年定期举行一次,形成中国的“控制与决策”学术年会,定名为“中国控制与决策会议(Chinese Control and Decision Conference, CCDC)”。经过认真筹备,第一次大会于1989年10月在重庆大学召开。此后每年一次,控制届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交流学术思想,讨论学术问题,开风气之先,领时代之新。

   2007年,年会实现与国际接轨,得到美国IEEE控制系统学会支持,所有论文均进入IEEE Xplore Database,并被EI检索,年会水平规模得到大幅度提升。“(这是)一个大的飞跃,一个质的变化。全国性学报、国际性年会,国内只有我们东北大学做到了。”张嗣瀛告诉记者。

   2018年6月9日,第30届中国控制与决策会议在沈阳召开,九秩高龄的张嗣瀛到会致辞,细数了年会三十年的发展历程:从1988年第一届年会的80名会议代表、83篇学术论文到2018年第三十届年会的1100余位参会学者、1200余篇学术论文……数字承载的是中国控制学科的发展与国际影响力的提升,而岁月承载的却是张嗣瀛行者恒远、滋兰树蕙的皓首丹心。

“没有哪一个学校可以独立地办一个控制方面的国内杂志和办一个全国性的会议。这些都是张老师提出来的方案,然后张老师又带领一起贯彻实施。所以应该说在学科建设这方面,张老师的贡献是非常突出的。” 徐心和告诉记者。

   “控制与决策会议与期刊都为东北工学院以及其后复名的东北大学的控制学科在学术研究领域和社会影响力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工程院院士柴天佑评价道。

   1999年7月5日—9日,国际自动控制联合会第14届世界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这是世界范围内最高级别的自动控制界学术会议,也是首次在发展中国家举行的IFAC世界大会,对中国自动控制界是一件意义非凡、影响深远的事件。18年前,张嗣瀛从第8届IFAC大会归来时就曾经预言,十几年之后,IFAC世界大会将在中国举行。这一预言在世纪末的时候得以印证。

   “我不是判断,我是一种希望。IFAC世界大会在我国举行,证明了我国具有了一定的研究基础。这对中国控制科学具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所以我就希望,控制学科能够发展,能够发展得更好,队伍能够更壮大,成果能够更多,受到世界更多的瞩目。” 张嗣瀛告诉记者。

   矢志不渝,桑榆未晚。93岁高龄的张嗣瀛,如今,仍然奋战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亲自指导着11名博士研究生和4名硕士研究生。躬耕教学,醉心科研之外,还有他心之所系的控制学科的发展与建设。

   “坚持,要有毅力,不是一个人坚持而是一群人同行。控制学科30年的发展是东北大学控制学科几代人共同努力、共同坚持的结果。学科建设就是这样,是一项长期的事业,要绵绵用力,久久为功。我们要抓学科建设、抓人才培养、抓学术活动,形成一个浓厚的学术气氛,形成一片土壤,形成一种传统,一代一代传下去。”                  

                                                                                             (未完待续


东大主页 | 英文主页 | 东北大学报 | 广播电视网 | 长夜书香 | 时事新闻 | 东大黄页 | 滇西开发网 | 昌宁新闻网
领导 | 院士 | 校友 | 图书 | 招生 | 研究生 | 就业 | 校园网 | 教务 | 人事 | 校园安全 | 后勤服务 | 学报 | 心理咨询 | 医院
Copyright © 2004-2011 东北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投稿须知 投稿邮箱:85590@mail.neu.edu.cn 新闻热线:024-83685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