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看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东大要闻-做“连心桥”上的一块
东大要闻
做“连心桥”上的一块砖——我校赴昌宁扶贫干部高大鲲的故事
作者:王钰慧 编辑:王钰慧 来源:东北大学 更新日期:2017-05-22 浏览次数:次 字体:


    高大鲲,中共党员,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学生工作办公室主任。2015年7月赴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参与扶贫工作,先后任昌宁县卡斯镇大塘村和田园镇九甲村村支书、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指导员。

    两年的扶贫工作中,高大鲲带领我校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积极投身昌宁特大泥石流救灾和灾后重建,参与震后重建和社会捐助募集工作,开办昌宁县第一个电子商务培训班,建成田园镇电商服务中心,为昌宁县龙泉、达仁、新华三所学校联系社会捐助图书13000余册,在昌宁县各社区建成8个“儿童之家”……,用实干和热忱把一片赤诚挥洒在彩云之南。


摘掉九甲村“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的帽子


    “当四季只剩下春天,当一片土地红得耀眼,当皑皑白雪铺满了雪山,当烈风吹遍飘动的经幡,此刻,我已置身彩云之南。”提起云南,人们眼前浮现的往往是独特的民族风情和秀美的山川。来到云南之前,高大鲲也对这里充满了各种美好的憧憬。

    在连续换乘了飞机、汽车、公交车、农用车后,高大鲲辗转抵达昌宁县田园镇九甲村,村里的干部热情地向高大鲲介绍了同事们。他假装能听懂当地方言,拼命地微笑、点头。“刚到云南,我的耳朵因为上山气压的变化,很长一段时间内上山下山都要‘失聪’一阵子。”回忆起刚到九甲村的日子,高大鲲仍记忆犹新。

    九甲村,有38个村小组,1614户,7000余人,留守孤残多,信访矛盾多,农民收入少,班子软,2015年村党总支被列为田园镇“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

    为尽早“摘掉帽子”,高大鲲带领村干部走村串户进行民情恳谈,全面摸排群众口中的“热点”“难点”。问题查摆清楚后,高大鲲明确了“改善村容村貌—化解矛盾纠纷—发展农村经济”的工作思路,带领村党总支和村委会建立了任务处理台账。

    在高大鲲看来,治病需要对症下药,改变组织形象要从提高村民满意度开始。针对村“班子软”的问题,在村“两委”改选期间,他鼓励大学毕业回乡创业的王若翰参与村总支书记竞选,王若翰一举竞选成功,为村组织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新的“两委”班子以村貌改良为切入点,先后开启了道路硬化、沟渠河流灌溉排险等工程。

    原本的扬沙土路变成了水泥路,山上蓄水点儿的水质得到保障,人畜饮水也安全了起来。开展村路亮化工程后,漆黑的村路亮了起来,行人安全了,大家在路灯下跳起了广场舞。村容村貌得到改善,大伙儿的心也热了起来,到村委来抱怨的人少了,拉家常的多了。

    “抓两头带中间”是高大鲲处理矛盾的重要手段。为了处理好“留守孤残多、信访矛盾多”的问题,高大鲲多次走访留守青少年和孤残老人的家庭,鼓励学生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在他的鼓励下,九甲村的杨家豪和昌宁县其他5位学生一起考入了东北大学。

    九甲村留守残疾老人兰步云,膝下无子女,由于腿疾无法站立,之前多次到村委寻求帮助无果,逐渐对村委失去了信心,负面情绪笼罩着老人。高大鲲与老人促膝谈心后得知,她喜欢用竹子编制小摆件打发时间,于是,他马上联系东北大学艺术学院的老师,对兰步云竹制摆件的造型和工艺进行改进,又利用电商平台将老人制作的竹制鸟笼灯工艺品上架,短短一个月内鸟笼灯就被销售一空。小小的竹制鸟笼灯解决了老人的生活和尊严问题,也改善了她对村组织的看法。

    九甲村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茶叶种植和蚕桑产业。高大鲲认为茶叶和蚕桑产品附加值较高,作为初级农产品销售农民收入太少,便提出利用电商销售的方案。没料到,这些方案遭到了大多数村干部的反对。电商销售对文案、美工、运营、物流要求都很高,大多数村民还不知道什么是淘宝、京东,对于他们来说运用这些平台进行销售困难重重。

    身边人都不懂电商销售,高大鲲就买了一摞子有关电子商务的书自己学。没有人才,他就自己培养。“说服一个人很难,影响一个人却很容易,我们要制造氛围,行胜于言,先干,在做中学。”高大鲲的心中涌起一股不服输的劲儿。

    他找到田园镇政府,开办了免费的“田园电商论坛”,这是昌宁县第一个电商论坛。学到什么就分享什么,体会到什么就教什么,一周一期,风雨不误,目前已持续开办了41期电商论坛。

    刚开始,论坛的听众都要亲自邀请,渐渐地,数百人的论坛微信群已经建立了好几个。电商氛围营造好,电商销售也趟出了路子。高大鲲带着九甲村村官李强等大学生先后创办了成天茶叶有限公司、金刚钻传媒有限公司等一批小微企业,开网店,做电商,生意做得红火,带动村民也获得实惠。茶叶、核桃、蚕桑等土特农产品打开了销路,九甲村民人均收入达到10300元,同比增幅达20.9%,腰包鼓了,农民对组织的信心也增强了。依靠服务型党组织建设,2016年九甲村摘掉了“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的帽子。




“患难见真情,艰苦的环境更能让我们和老百姓的感情升华”


   

    九甲村里的么阿婆是孤寡老人,一个人住在一座木结构的二层房子里,房子的墙体是由泥巴和砖石垒砌的。作为村支书的高大鲲第一次去她家走访时,老人很高兴,和高大鲲说了很多自己生活中的趣事,虽然高大鲲听不大懂,但他专注聆听的样子让么阿婆很高兴。

    2015年10月30日,昌宁发生5.1级地震,8770人受灾,万余间房屋受损,高大鲲和干部群众一同参加应急抢险,听说么阿婆的房子被震裂,他赶紧去探望。那座老房子的墙裂出胳膊粗的口子,看起来摇摇欲坠。高大鲲和村干部苦口婆心地劝她住进敬老院里。

    看到么阿婆苦着脸摇头,大家劝她:“房子的事村里统计完灾情就会上报政府,不要担心,补助马上会发下来,房子就别住了。”么阿婆眼含着泪说:“谢谢你们呀,我哪都不去,房子是老伴留下来的,看见这一砖、一瓦、一草、一树都像看见老伴,老伴在这儿,我也要陪着老伴。”拧不过阿婆,高大鲲和几个村干部找来几根粗木,把房子修补了半天,只要不发生余震,房子应该不会再有危险,裂缝就要等雨停后再修补。么阿婆帮不上什么忙,但一直围在大家旁边,摸摸墙看看瓦,临走时,她没再说谢谢,只是悄悄凑到高大鲲身边,塞了把栗子,说是刚从树上掉下来的。“当时,只觉得一阵暖流瞬间击中了自己,好像获得了一种像巨人安泰一样的力量。”高大鲲说。

    2015年9月16日,昌宁县忽降暴雨,主要降雨集中在晚上6个小时内,结果,特大暴雨引发了山洪泥石流。“作为在东北长大的人,我没有见过泥石流灾害,想象不出是什么状况,赶往灾区的路上,我吓傻了,用昌宁县副县长赵立斌的话说,能滑坡的山都滑坡了,路上每隔几十米就有推土机在清障,随处可见一座座山被削下半片。”提起在这次泥石流灾害中做志愿者的经历,高大鲲回忆道。

    为避免次生灾害,灾民都被转移,人们大包小裹地把行李搬到政府设置的临时安置点,雨和闪电总是不时地来滋扰人们本已疲惫的心。高大鲲和志愿者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临时安置点搭建帐篷,志愿者由来自十里八乡的年轻人和东北大学的师生组成。看着受灾的人们,志愿者们心里都不是滋味,年轻人聚到一起后喊着号子拼命干活。

    总有各路的好心人送来救灾物资和食物。因为安置点灾民很多,在发饭时,高大鲲就带领着志愿者们主动担任纪律维持员。帐篷搭建工作看起来简单,其实是个技术活,三十几根杆子,两大包的材料要七八个人分工协作才能完成,一步出错就要返工重建。

    “患难见真情,往往窘迫的环境更能让我们和老百姓的感情升华。”高大鲲还记得9月17日,帐篷已经搭建到照明区域外,半夜里又转移来一群灾民在报到处等待安置,总指挥负责安排他们与建好帐篷的人家合住,统计协调工作还需要一段时间。偏在这时又下起雨,工作现场总能听见“这里需要光照,这儿缺人……”的喊声,大家只好摸黑干活。志愿者的手机光亮始终不怎么够用,有个好心人打着车灯在雨中把摩托车推来推去给大家照亮,又有一位村民没有雨衣也没穿志愿者服装,浑身已经淋透,嘴里叼着手电穿梭在志愿者中间,四处补光,夜色中任何一束光都让人心里暖和。

    “天亮了就会很美,即使世界孤立我们,也要坚定前行,我是东北人,但能在大西南做连心桥上的一块砖,我觉得很幸福!”高大鲲在日记中写道。



东大主页 | 英文主页 | 东北大学报 | 广播电视网 | 长夜书香 | 时事新闻 | 东大黄页 | 滇西开发网 | 昌宁新闻网
领导 | 院士 | 校友 | 图书 | 招生 | 研究生 | 就业 | 校园网 | 教务 | 人事 | 校园安全 | 后勤服务 | 学报 | 心理咨询 | 医院
Copyright © 2004-2011 东北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投稿须知 投稿邮箱:85590@mail.neu.edu.cn 新闻热线:024-83685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