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黄群慧做客11期东北振兴大讲堂 主讲新中国工业化进程

作者:编辑:李晨来源:新闻网更新日期:2019-11-13浏览次数:64

中新网辽宁新闻1111日电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东北三省考察和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119日由东北大学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主办的“第十一期东北振兴大讲堂”在东北大学汉卿会堂举行。辽宁省有关部门负责人和社会各界代表共500余人参与活动。

  本次讲堂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黄群慧担任主讲嘉宾,黄群慧以“两个一百年目标下的新中国工业化进程”为主题,回顾了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工业化的历史成就,对未来30年中国工业化深化过程中的面临挑战进行展望,并提出应对这些挑战的重大任务。根据现场速记整理观点如下:

黄群慧认为,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从“两个一百年”目标视角认识新中国工业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新中国工业化进程决定了中国现代化建设伟大事业的成败,实现工业化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内在要求;另一方面,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基础上,分到2035年和2050年两阶段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把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因此,两个百年目标下,不仅要总结过去70年的成就,还要分析未来30年实现百年目标需要面对的关键任务和重大挑战,这对于未来指导现代化强国建设更有价值

  一、新中国成立70年来工业化进程的历史成就

  黄群慧认为,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化进程可划分为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其中,1949—1978年是新中国计划经济体制下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时期,近30年的工业化建设为新中国建立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贡献巨大改革开放以后(1978年至今),中国工业化进程进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时期,积极探索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新型工业化道路,工业化战略重心逐步转向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在这壮丽70年奋斗历程中,我国工业化进程取得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可以通过三句话概括:

  第一,用几十年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工业化历程。为什么这么说呢?英美等发达国家的工业化从初期到后期都历经上百年时间,我国在改革开放之初还处于工业化初期,到改革开放40年后我国已经进入了工业化后期阶段。如果把工业化进程划分为前工业化工业化初期工业化中期工业化后期和后工业化阶段,2011年以后,中国工业化就进入了工业化后期,产业结构由重化工主导转向技术密集型主导相应的经济增速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

  第二,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新中国成立时,当时基本经济国情是一个“一穷二白”的落后的农业大国现在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产出国,拥有包括41个工业大类207个中类666个小类的世界最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非农产业增加值占比已经超过了90%500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有220多种产量位居全球第一,世界23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能见到“中国制造”的身影。由于中国制造业的快速发展,世界制造业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近20年高收入国家制造业增加值比重不断下降,中国占全球制造业增加值的比重从1970年的可忽略不计上升到2016年占据全球1/4经过两个多世纪的迁移,世界制造业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中国

  第三,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1952年中国GDP仅为679亿元,197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加到3679亿元,2018年达到900309亿元,占世界经济的比重接近16%,居全球第2位。2018年比1952年增长175倍,年均增长81%,中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9732美元,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从工业发展水平看,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成长为世界第一工业大国,工业增加值从1952年的120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305160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增长9760倍,年均增长110%2016年,世界各国制造业增加值看,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达到3万亿美元,美国制造增加值为2.1万亿美元,日本则是9000多亿美元,中国制造相当于美国和日本之和,世界第一制造的大国地位非常突出。

  二、两个百年目标下深化我国工业化进程的三大任务

  “行百步者半九十”,在认识到过去70年工业化进程的历史性成就同时,也必须看到未来深化中国工业化过程中面临的重大挑战和应对这些挑战的重大任务

  第一,遏制“过早去工业化”与“过快去工业化”趋势从理论上判断工业化进程的一个通用指标是观察三次产业结构的比重变化,随着工业化进程推进,人均收入不断提升,人均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后,制造业就业和增加值在三次产业结构比重就会下降,第三产业的增加值和吸纳就业人数比重逐渐提高,制造业和第二产业在三次产业增加值中的占比逐步降低,这被认为是“去工业化”如果说当一个国家人均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制造业所带来的创新溢出效应产业关联效应和外汇储备效应都已经得到充分体现,服务业效率提高能够承担支持经济增长的引擎,此时制造业占比降低被认为是“成熟地去工业化”反之,则是“过早去工业化”如果说存在相对于“成熟去工业化”一段时期制造业占比下降速度过快,这可以被认为是“过快去工业化”“过早去工业化”或者“过快去工业化”情况下,替代制造业的可能是低技能低效率处于价值链低端的服务业,这种服务业无法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也就无法保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这极可能会导致发展中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实际上,近些年来中国已经出现了“过早去工业化”以及“过快去工业化”问题,经济“脱实向虚”的问题也日趋严重考虑到中国还需要10年到20年的工业化深化过程才能全面实现工业化,而即使是发达国家这些年也在不断推进“再工业化”,因此为了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必须遏制“过早去工业化”和“过快去工业化”趋势

  第二,把握和适应全球化“大变局”中国工业化进程与经济全球化进程密切相关,中国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比较优势,深度参与了全球制造业价值链分工,在促进自身工业化进程同时,也为世界经济增长和经济全球化进程做出了重要贡献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化也出现了一些重大的变革趋势:一是新工业革命将重塑国家间竞争格局。新工业革命蓬勃兴起,在为商品和服务全球流动带来便利的同时,弱化了以劳动力成本为主比较优势对全球化的推动作用;二是多边贸易体系正在遭受严重挑战。基于合作互惠协商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规则正在受到侵害,WTO的效率和权威性受到极大影响;以美国为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的势力正在增强,尤其是美国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正在打破既有的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创新链的格局,这将对全球化和全球经济增长带来巨大的影响三是全球化“大变局”对未来中国工业化进程会带来极大不确定性,要实现两个百年目标,中国要在坚决维护多边主义治理机制前提下,使未来工业化战略能够把握和适应这种全球化“大变局”

  第三,实现从高速工业化向高质量工业化转型随着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未来我国工业化进程也面临着从高速工业化向高质量工业化转型的艰巨任务和挑战中国的高速工业化进程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也产生了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这主要表现在:区域工业化不平衡,一些区域的工业化水平不充分,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过大;产业发展的结构不平衡,创新能力和高端产业发展不充分,低水平产能过剩,关键装备核心零部件和基础软件等严重依赖进口和外资企业;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发展不平衡,高质量实体经济供给不充分,经济呈现“脱实向虚”趋势;工业化速度与资源环境承载力不平衡,绿色经济发展不充分,给资源环境的承载提出了极大挑战;工业化与信息化的深度融合与城镇化良性互动与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还不充分,不利于工业化进程推进对“两个一百年”目标实现的支撑作用的发挥

  三、两个百年目标下推动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四个转变

  黄群慧认为,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制定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规划,对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点应该着力实现四个方面转变。

  第一,总体战略导向的转变。要从过去单纯强调赶超和对标的战略向强调中国制造的原创贡献转变。中国制造发展到现在阶段,是要对世界做出原创性的贡献的时候了,这是什么概念?20世纪8090年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全球掀起了学习日本经验的浪潮,日本丰田的精益化管理,模块化管理、终身雇佣、企业工会等经营管理理念,被全球企业所模仿,这是日本对世界的原创性贡献。但是,中国到现在为止让世界学习的原创性贡献还不多,尤其制造企业的核心能力没有上升。

  第二,重点发展领域的转变。从过去强调所有领域实现超前的目标向工业基础能力领域超前转变。我们现在做的发展规划,提出要在各个领域实现世界超前,那么国外一些国家,如美国就觉得在每个领域要被中国赶超,压力很大。应该是什么呢?在新工业革命背景下,强调突破通用技术、工业基础能力,叫“工业四基”,在基础零部件、核心元器件、基础工艺、基础材料、基础行业等领域要突破,提升工业的通用技术能力。

  第三,产业政策的转变。要弱化选择性导向的产业政策,强调竞争性导向的产业政策,两种导向的产业政策和竞争政策都有必要,但在我国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作为对世界作出原创性贡献的时候,竞争性导向的产业政策更为关键,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要比选择性扶持政策更为重要。以竞争性导向的产业政策,体现了市场是起决定性的资源配置性作用。

  第四,既要重视技术创新,也要重视管理创新。管理创新包括产业、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和制造业融合,包括品质革命,制造业质量,现在我们说制造业这么大,但是其实一个品质问题还没解决,无论是德国还是日本都在赶超过程中掀起过品质革命,现在我国制造业的品质革命还远没有结束,产品合格率只有90%,而且品质合格只是最低要求,要远远超过合格水平,才能体现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本质要求,因为还有很多不合格产品,所以老百姓跑到国外去买抽水马桶,买国外的电器品牌,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制造业的品质问题,是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点。

  据介绍,东北振兴大讲堂是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联合主办,关注东北全面振兴,聚焦东北重大问题,通过邀请国内外高层次专家做专题报告,为东北地区的领导干部和群众提供具有前瞻性、战略性、创新性的改革思想、改革理论和改革实践案例。


  • 图说东大
  • 通知公告
  • 媒体东大
返回原图
/